下半年,梁志还将与一些名师联合推出关于性教育的课程,希望向消费者传播正确的性爱观念。

  “延时喷剂的市场比万艾可(伟哥)大得多,10个男性里边要用万艾可的可能都不足一个,但差不多每3个男性里就有一个需要用延时喷剂。”“安太医”创始人梁志分享了这样一组数据。

  正是因为看到了延时喷剂巨大的需求量,加上不愿意再继续做渠道商,梁志从电商转型做了品牌商,研发了一款中式延时喷剂。市面上的一般产品要么有麻醉剂,要么效果不好,“安太医”则从药食两用的原料中萃取精华,不但不含麻醉剂,而且使用效果好、较为舒适。

  “安太医”在线上线下同时销售,目前在线下覆盖了8个省份,累计有500万用户,年销售额约3000万

一年卖3000万元需求量大于伟哥 他研发延时喷剂

  “梁总,你知道这家代理商一天能卖多少支‘安太医’吗?”

  “多少支?”

  “1500支!”

  去年夏天,梁志去“安太医”的一家代理商那里查看情况,得到了这样的消息。

  听到这个数字,梁志当时就震惊了。若按照一支100元的纯利算,这家代理商一天就可以挣15万。如果运营不出问题,一年的盈利就是几千万。震惊之余,梁志感到很自豪,没想到一支喷剂能让渠道商获取这么大的利润。这也证明转型的决定是正确的,如今的结果才是他自己想要的。

  时间回到8年前,梁志创办了B2C情趣电商“爱向上”,售卖1500余款成人用品。从规模上来说,“爱向上”在北京同行业电商中排名前三。面对还不错的成绩,梁志却选择在4年后转型做了品牌商。

  情趣电商行业毛利高,盈利却困难。大部分的收入都用在了买流量上,平均每人的获客成本为200元~400元,入驻天猫、京东等平台后,利润也并不乐观。此外,梁志在与品牌商合作的过程中发现,自己没有定价权,经常被品牌商“欺压”,进行宣传后也不一定能引流到自己的店铺。

  梁志本身是北京大学的传播学硕士,相比于做零售,他觉得自己在营销方面更加擅长。再者,他觉得销售产品这事并不能长久,这让他下定决心转型,做一款自己的产品。

  通过对“爱向上”后台的数据进行分析,他发现在各种产品中,延时喷剂卖得最好。然而,市面上大多数延时喷剂都添加了麻醉剂,虽然短期内会有效,但长期使用对人体会有害。梁志思考:能否做出一款不含麻醉剂,且使用舒服又有效的延时喷剂产品呢?

  2014年,梁志转行做了“安太医 ”,与国内权威的性医学专家马晓年和一位药剂师合作,研发一款中式延时喷剂。

  梁志曾卖过市面上所有的延时喷剂,但根据用户反馈来看,没有一款是完全满意的。市面上的产品一般分为两种:第一种是含麻醉剂的,这种产品大多含有利多卡因、达克罗宁等麻醉剂,根本没有“技术含量”可言;第二种是“安太医”这类不含麻醉剂的,但大多数产品的刺激性太强,使用起来不舒服。

  梁志意识到,如果要做自己的产品,就不能走这两条老路。因此,他们花了七八个月的时间找配方,并不断调试,在老配方的基础上进行改良,并使用药食两用的材料,采用萃取技术提取原料中的精华,最终研制而成。因为气候等外界因素的影响,原料的药性可能有差异,所以每年的配方都需要不断地进行调试。

 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,这款产品一上市就热销了。目前,“安太医”已经累计有500万用户,每年销售额约3000万元。

  产品生产方面,“安太医”团队负责采购原料,以OEM(定点生产,俗称代加工)的形式与山东、成都、上海的三家灌装厂合作生产。

  一年卖3000万元需求量大于伟哥 他研发延时喷剂“安太医”产品图

  目前,“安太医”有3条销售渠道:第一是电商,天猫、京东、成人用品店铺等都有售卖;第二是微商,与成人用品行业较为出名的道道团队合作售卖;第三是线上药店,已入驻北京约2000家主流药店,例如同仁堂、金象等。

  “‘安太医’不是药品,但消费者都把它当作药。”梁志强调。接下来,他打算将销售重点放在线下。因为国内药品的销售主要是在线下,所以他们想深耕线下,与万艾可等产品关联销售。“消费者在哪,我们就在哪。”截至目前,“安太医”在线下已覆盖8个省份。

  下半年,梁志计划启动A轮融资,计划融资2000万,主要用于线下渠道的建设。此外他还将加强品牌的宣传和用户教育,并开始为C端用户赋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