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问我这种情况可以用延时喷剂吗?

       所有的延时外用喷剂都是通过降低GT敏感度,来延长时间的。用的时候,有烧灼感,麻木感,所以,不能给予太多期望,因为,你想啊,降低敏感度,不是也就降低啪啪啪的快感了吗。

  不知您为什么要用延时,文字太过简单,信息太过节省。是她对你不满意吗?还是你自我加压,希望表现更好呢。早射,是SY引起,还是疲劳才会表现不佳?

  这样吧,既然你想尝试,那先喷一点在手背上,用舌头尝一尝,如果舌头很麻,肯定加了化学成分,最好不用。如果尝尝,有香味,是那种植物的自然香味,相对比较安全。

  这种喷剂,只要喷一喷就行,不过,你还是不能心急,要等透皮吸收后,才会起效。

请问我这种情况可以用延时喷剂吗?

  过去的文学故事里,有写到:床上任君用轻车熟路,也不等开口,翻过身就弄起来。瑶月夫人欲心已炽,猛力承受。弄到间深之处,任君用觉得肌肤凑理与那做作态度,是有些异样。又且不见则声,未免有些疑惑。低低叫道:“亲亲的夫人,为甚么今夜不开了口?”

  瑶月夫人方出声道:“文诌诌甚么,晓得便罢。”任君用听了娇声细语,不由不兴动,越加鼓扇起来。

  “好知心姐姐,肯让我这一会,快活死也!”阴精早泄,四肢懈散。

  婆罗洲(过去的南洋),有一种风俗,你会觉得兴趣。有些年长的女人,叫卖一种银制的小铃,这些铃像榛子大小,很精巧。男孩子成年后找女人时,就用小铃系在GT后的包皮中,不然就没有女人肯嫁你。

  卖铃人把小铃系在包皮内,用线缝好,创口很快就能愈合。当地风俗是小铃越多越神气,女人追的就越多。最有范儿的能挂上十几只,走在路上都能听见铃声。

  米兰一家图书馆收藏的手稿中,有这样的记载,听起来好吓人:在一个土著,所有的男子、都要在GT上穿一个东东,把一根鹅毛管大小的铜管穿过去,铜管两头有小颗粒,像小星星一样。当然要确保铜管不能妨碍尿道。据说他们那里的女人坚持要男人戴这个配置(好辛苦)。

  瑞也迪尔(Riedel)也说:东印度的土人,把山羊的睫毛粘在龟头上(羊眼圈)。爪哇的土人也会用小块的羊皮包在GT的四周,有时整个的性器都蒙在毛中,只有GT突现外面,用来博得女人的欢喜。

  还有一种助性装置,婆罗洲土人的Ampalang了。当地女人因为不满于一般的性交快感,迫使男人用各种工具以增加快乐,比如用Ampalang,这个东东相当于把性器外形变大了,增加摩擦快感。